新闻投稿 gae102@163.com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生活 > 房产

告别限购:降温楼市下一利器是房贷利率

2017-09-21 09:39:45 来源:新京报 字号:

  告别限购:降温楼市下一利器是房贷利率

  楼市追踪

  限购限价限售等政策主导楼市调控的阶段已过,未来半年到一年,货币、房贷、资金面将成楼市降温主导性因素,这意味着提升房贷利率是大概率事件。

楼市。孙睿 摄
楼市。孙睿 摄

  北京房贷利率又调整了,这一次,央行也表态了。

  据媒体20日报道,北京地区多家银行相继上调首套房贷款利率,这是今年以来北京房贷利率第六次调整。调整后,首套房贷利率较基准利率上浮5%-10%成为主流。此外,上海、深圳、南京等地区商业银行也陆续提高首套房贷利率水平。央行称其“符合政策要求和导向”,并“积极支持”。

  事实上,北京等地上调正常房贷利率,进一步显示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基本态度――“房子是用来住的”,任何炒作房地产,将不受政策鼓励。

  房贷利率变化背后,是楼市调控和货币、信贷政策共同作用的结果。首套房贷利率上调不仅是楼市调控组合拳中的重要一环,更预示了限售限价限购等政策主导调控阶段已过,未来半年和一年,货币、房贷、资金面将成为热点城市楼市降温的主导性因素。

  房贷盈利压力迫使利率上调

  商业银行为何要上调房贷利率?在社会无风险利率不断上升的背景下,商业银行资金压力和房贷盈利压力凸显,迫使商业银行提高利率。数据显示,目前全国超八成银行无首套房利率优惠,超过32家银行执行基准利率上浮,为基准利率的1.05至1.2倍不等。

  为争抢紧缺房贷额度,争取尽快放款,有些新盘开发商会主动要求合作银行上调房贷利率;银行为了获利当然愿意接受更高利率,尤其是基准上浮后,这些楼盘的购房者就能优先得到放款;而有刚性购房需求的人,也被迫接受了这个条件。

  此轮房贷利率上升,与2012年9月份至2014年三季度的上升颇为接近――二者都存在楼市调控和资金流动性因素,房贷利率调整与楼市调控政策相伴而行,共同构成了一套组合拳,对房价和房屋成交面积产生影响。

  2012年9月到2014年4月,房贷利率持续上升19个月,当上浮达到基准利率0.58个百分点时,房价出现了下跌。考虑到本轮房贷利率的增长持续时间、增长幅度,以及当前一二线和部分三线城市面临的房地产调控强度,已全面超过2011年和2014年,预计热点城市楼市将延续降温趋势。

  限售限购阶段结束,资金面调控将成主导

  近十年数据显示,不论是房价,还是住宅成交面积,都和个人住房贷款利率呈负相关。9月18日,国家统计局发布了70城房价数据显示,15个重点城市房价环比下降或持平,上涨格局已然不再。

  当然,房贷利率的上升提高了购房者月供和资金成本,也将直接影响其购房贷款的积极性,降低购房杠杆率。全国居民购房杠杆率从2016年四季度刷新最高值,达到46.4%后,2017年二季度回落至43.9%。随着房地产信贷趋紧,全国个人购房杠杆已步入下行通道,随着降杠杆的推进,全国房价涨幅还将继续回落。

  目前,已有多个信号显示国内房地产市场大势已去。9月1日,有媒体统计,在披露了投资性房产情况的1494家上市公司中,77.8%的上市公司在抛售“投资性房产”。上市公司突然大举卖房子不外乎两个原因:一是随着国家不断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,相当一批上市公司认为房地产投资价值在下降。二是上市公司有市值维护的需要,卖掉或者转出低效率资产,可以提高净资产收益率等重要财务指标,还可以让公司轻资产化。

  另一方面,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日前撰文指出,房地产不宜再作为宏观调控工具来使用。建议“一些热点城市率先推出房地产税试点”,“可考虑在宏观审慎评估体系(MPA)中增加房地产广义信贷的偏离度指标,从信贷增速方面抑制房价大幅波动”。

  种种信息表明,国内房地产市场已进入新阶段――不再是投资重点、产业重点、信贷重点,房地产企业的业绩或将遭遇严冬,金融资源也可能不断流出房地产市场。

  全局之下,房贷收缩很可能成为楼市调整“拐点”到来的导火索。

  房贷利率提升或还将继续

  在去库存、去杠杆的背景下,实体经济增速企稳并有所回升,央行则明显调降了货币投放力度,M2增速回落,国内资金整体趋紧。据央行数据,M2货币供应同比增速自去年11月开始一路下挫,5月跌破个位数,8月再度刷新历史最低水平:8月末,广义货币(M2)余额164.52万亿元,同比增长8.9%,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.3%和2.5%,连续第七个月放缓。随着M2增速持续放缓、外汇占款连续下降、人民币升值预期强化,使得市场上关于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
  不过,笔者认为,接下来央行降准的可能性不大,今年的政策基调非常清楚:不紧不松。政策工具上,会用SLF、MLF、TLF以及逆回购等工具进行调节,但不会用大力度的政策工具如降息降准等。另外,目前中央看重的是整体降杠杆、减少系统性金融风险,因此会注重“稳”字,一方面继续强化金融监管防范系统性风险,另一方面在货币政策“不紧不松”的方针下调试执行力度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房贷业务受限,银行转而加快发力消费贷款业务,导致“房抵贷”等资金违规涌入房地产市场。央行数据显示,虽然8月居民中长期贷款(住房按揭)占新增贷款较上月回落14%,然而居民短期贷款(一般为消费贷)的占比较上月提升7%,今年1-8月居民新增短期贷款累计同比多增8231亿。

  近期北京、深圳、江苏等地下发文件,要求严查个人消费贷款流入房地产市场的现象并予以纠正。房贷利率上调和消费贷监管加强两大信号同时来袭,流入房地产的资金可能会进一步减少,不排除今后有更多地方采取类似政策,抑制消费贷流向房地产的可能。

  总之,面对日益明晰的房贷收紧信号,政策的调控影响对房市、消费者和银行逐渐显露。从近期房贷政策上看,收紧已是既定趋势。接下来房贷政策的变化主要操作的方向,依然是提升房贷利率或是提高首付比例。但目前一线城市首付比例已经不低,因此相对于首付比例调整,提升房贷利率是大概率事件。

  □周子勋(财经评论人)